快捷搜索:

◤说黄道黑◢老公3秒就pancut 老婆网问怎么办?

(台中26日综合电)延平郡一妇人,有房中事相问,黄岂敢自珍,乃笑而发之。

妇曰:

夫有一物六寸长,往日一战半炷喷鼻,

今见城门炮即响,贵体才交浆已散。

夫妻二人皆惊惶,敢问神医在何方?

妇人贴文即出,世界人竞相支招,如雪片至:

“夫已不爱呼?”、“臣有一铳,尚可一战”、“老爷事前默念(此非吾妻)千次,华陀再世”、“日食蚝鲍,不日即愈”

然,傍边不乏金石之言:

“君或有疾在心肺,不治将恐深。”

“君可备二套,一套半冠于龙阳之首,次覆之至根,两套甚厚,好像隔靴,不觉其激,金枪久而不倒,胶圈半根突起,收支勾勒撩拨,妙趣横生,夫人不必谢我!”

亦有人曰:“吾有一友常炫床技,竟言半年欲振乏力,药石无效。乃解甲归田,不出一月,不药自愈。”

城门未见炮先响, 古来床战几人酣。

口语原文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